首 页关于我们水库动态防洪调度生态旅游灌区建设生态水产水库风景水力发电招商引资75.8专题政策法规
 
□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热点新闻 □
 
 
板桥水库失事过程

    1975年8月5日:上午8:00库水位107.84米,超过汛限水位1.18米,超蓄洪水3200万立方米。17:00始流域开始猛降暴雨,板桥站实测降雨量448.1毫米,管理局院内积水1 米深(原管理局办公及家属区在坝下),泡塌房屋70余间,电话总机被砸坏,使内外通讯中断。
    6日:凌晨1:00水位涨至110.85米。2:00水库领导进行分工,主要领导分别到坝上指挥抢险。5:48库水位涨至112.06米,将主溢洪道闸门开至0.5米。6:17将闸门提升至1米开度。上午地委通知,由于下游遂平县堤防正在抢险堵口,要求水库不得加大泄量。22:00接到省、地防汛指挥部通知(由泌阳县转板桥公社):“水库下泄400立方米每秒,其中溢洪道300立方米每秒,输水道100立方米每秒。”水库立即按照要求将闸门提至2.5米,输水道全开。
    7日:暴雨不停,水位持续上涨。
    8:00水库召开全体干部职工防汛动员会。9:00召开由地区领导和当地驻军首长参加的紧急防汛会议,讨论并提出分阶段的防汛抢险方案;加强工程观测检查,实行分段责任制;请求部队千方百计抢时间恢复通讯联系;催要防汛草袋、发电机组等防汛器材;组织成立抢险队伍,加强安全保卫工作;并宣布水库处于紧急状态,由县、社、水库分头通知副溢洪道下游群众,准备泄洪。
    10:00发现主溢洪道一、二、三级跌水处发现远驱水跃,在0+900桩号坝后台地出现翻沙冒泡现象。库水位即将超过警界水位线,情况十分危急。
    12:00库水位114.12米,副溢洪道开始自由泄流。
    当天运到水库一部10门电话总机,曾一度恢复通讯,但不正常。到14:00又完全中断。17:30水库通过当地驻军电台发出急电:“水库水位急剧上升,情况十分危急,离坝顶只有1.3米高,再下300毫米就有垮坝危险。”传至军分区并转至地委指挥部。20:03步话机联络中断。
为避免消力池被冲坏,两次落闸,由开高3米降至2米,17: 30将闸门升至2.3米。其间对于开闸泄洪出现意见分歧,当争执平息,意见统一决定全开时,因电机故障(短路跳闸、启闭机刹片不松),迟到20时30分,库水位涨至116 .05米时,才将4扇闸门全部开启。至此, 这种运行方式比保持3米开度少泄洪水300万立方米,比保持全开少泄洪水700万立方米。同时由部队在坝南端向下游发射两次红色信号弹,每次2发,又到北坝头发射3发信号弹,向下游告警。22:00发射信号弹10发, 枪弹40发。
    22:10水库收到部队转来的地区防汛指挥部电报:“板桥水库管理局,经省委答复,下泄流量450立方米每秒,主要保坝安全。”(1975年8月7日20:00发)。接报后,水库立即发出一份特急电:“地委、省委、中央:板桥水库处于特别紧急状态,库水位已过坝顶,即将漫过防浪墙,主、副溢洪道全部运用,要通知沿河社队注意抢险迁移,指挥部处于坝南头孤岛,要作空投准备。”(后来了解到该报只转发到水库下游30公里处臧集)。
    8日:凌晨1时,库水位涨至117.94米,相应库容6.131亿立方米,比千年校核库容4.92亿立方米超过1.211亿立方米,超过防浪墙0.3米。此时,水文观测人员只好从坝顶撤到南岸山坡,改在树上砍记水痕,记录水位。
    此次入库洪水总量6.972亿立方米,此值超过1973年复核的3日洪量4.74亿立方米。
整个暴雨洪水有两次明显的洪峰:第一次在5日19:00~6日6:00,库水位从107.87米猛升到112.07米,在11小时内上升4.2米,最大上涨率0.82米/小时,这是关键时段,库水位此次居高不下。第二次从7日17:00~8日1:00,水位从114.79米升高到117.94米,8小时上涨3.15米,上涨率0.56米/小时,其中1小时最大涨幅0.56米。
    洪水漫溢墙顶并掏刷墙后卵石路面,然后轰然推倒防浪墙,肆虐地冲刷坝体,1:30在原河床段决口,开始垮坝,水位骤降,1小时最大降幅4.16米。2:57出现最大溃坝流量7.81万立方米每秒。截至8日2 时54分,此次暴雨共形成洪量7.01亿立方米,加上原库容水量共计8.46亿立方米。7:00水位降至98.20米,相应库容0.047亿立方米,9:00降至94.35米,仅余水量0.001亿立方米。下泄洪水形成决口:上口宽375米,下口宽210米,坝后水潭深达11米。
    洪水一泻千里,狂泄奔腾,自水库至京广铁路50公里长的汝河两岸,收获的希望被肆虐的洪水尽情蹂躏,昔日的繁荣被一扫而光。被冲到宿鸭湖水库的3个60吨重的大油罐、被扭曲成麻花状的铁轨、被连根拔掉冲走15公里远的水库管理局院内4人合抱的大槐树、被掀翻的遂平县京广公路大桥在向世人诉说洪魔的威力……洪水过后,村、房、路、桥、树,荡然无存,可谓房掘基,树掘根,墓掘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灾害之严重见板桥水库复建纪念碑碑文记载:“……卷走数以万计人民生命财产,为祸惨烈……”

 

Copyright © 1999-2017 www.bqsk.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396-7703809 传真:0396-7703809 E-mail: zmdbqsk@163.com
豫ICP备05017373号  技术支持: 天中网(0396-2996022)